云南经济落后却养出勇冠全国的滇军,军阀靠什么支撑连年大混战

发布时间:2019-03-19 14:57:23

鸦片可以说是近代中华民族所有苦难之源。19世纪中叶,西方列强先后发动了两场鸦片战争,用武力叩开的中国的大门,也开启了中国近代史上最屈辱的一页。

国人对于这段历史总是喜欢大书特书,然而却选择性地忽略了民国时期,军阀因穷兵黩武而带来的鸦片泛滥,以及为争夺鸦片而爆发的上百场“鸦片战争”。1925年,军阀们总共爆发了13场大战,原内阁总理唐绍仪才说:“民国十四年来之数次战争,均为鸦片,故可称为十四年之鸦片战争”。

鸦片在中国蔓延半个多世纪后,晚清政府进行了大规模的禁烟运动,鸦片之祸得到了有效地控制。清帝退位后,袁世凯受清末民初禁烟思潮的影响,继续推进禁烟工作,国人一度对中华大地绝禁鸦片充满希望。

然而袁世凯死后,北洋势力迅速分崩离析。武夫军头们各成一派、各占一方,为了争权夺利不断发动战争,可是关税、盐税和外债早已无法满足军阀混战的需要。

持续的禁烟使得国内罂粟种植几乎绝迹,印度输入鸦片也基本停止,但是国内还存在大量烟民,鸦片价格节节攀升,一度超过黄金。见到有利可图,军阀们纷纷以各种手段诱导,甚至是强迫农民改种鸦片。

1918年,陕西督军不顾政府禁烟令,勾结烟商以每亩80两白银的价格,引诱农民铲掉已经长了一尺多高的麦苗,当年陕西的烟税就高达千万。邻省甘肃也闻风而动,以财政困难为借口,大开烟禁。

甘肃不仅给农民派发烟种,还为每县配备一名负责征税的“铲烟罚款委员”。甘肃烟税每亩征白银4到10两不等,但允许农民先交半数,待鸦片收获时再补缴。

陕西军阀是鸦片复种的始作俑者,但将鸦片军饷发挥到极致的却是云南军阀。云南土地贫瘠,但气候湿热,尤其适合罂粟的生长。光绪十七年,上海的烟商做过反复对比,云土的品质与印度、波斯和土耳其进口的白皮、公班、金花等烟土不相上下。

1920年,云南军阀唐继尧打着“寓禁于征”的幌子,在全省推广鸦片种植。全省各县都被摊派了种植任务,只许超额不许减少。唐继尧让云南几乎成了鸦片的王国,每年产量高达6000万至1亿两之多,而滇军才得以成为全国装备最精良的部队之一。

贵州与云南气候相似,不仅是鸦片的重要产区,还是西南烟土输往全国的重要通道。贵州军阀实力较弱,长期遭受唐继尧的侵袭与兼并。1923年,贵州军阀袁祖铭被迫让出贵州。经过两年的卧薪尝胆,袁祖铭又将滇军赶出贵州,之后更是变本加厉地提出“有土必种,无烟不富”的口号。

广西虽不是鸦片产地,但却是云贵烟土贩往广东和香港的必经之地。1925年,唐继尧在国父孙中山病危之机,以赴广东就任副元帅为由进攻广西。

当时新桂系军阀才刚上台,桂军根本无法与滇军相提并论。开战初期,桂军完全处于下风,但“滇军饷糈多赖鸦片维持,沿途销售鸦片,尤妨碍行军速度”。滇军军事上的失利致使原本计划带到广州出售的数百万两鸦片落入新桂系之手,而靠着这批鸦片,新桂系完成了对广西的统一。

​鸦片虽为军阀带来滚滚财源,但因大量鸦片涌入市场,抽鸦片原本仅是富贵人家的消遣,逐步变成了自由而普遍的行为,所以有人说军阀之恶甚于列强。

部队整日与鸦片为伍,难免沾染吸烟恶习,烟枪不离身的双枪兵在军阀部队中非常普遍。瘾君子组成的部队战斗力、士气必然低下,北洋军阀被赶下政治舞台也是历史的必然。